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柳桥鸢风的博客

知识性,趣味性,新颖性高水平的交流平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思乡怀人诗的虚实手法  

2017-02-19 20:43:40|  分类: 诗词知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杜铁林《思乡怀人诗的虚实手法》

思乡怀人诗的虚实手法
作者:陈学富


“虚”和“实”本是中国传统绘画的技法之一。“实”指客观地反映绘画对象,“虚”指图画中笔画稀疏的部分或空白的部分。宗白华先生在《中国艺术表现里的虚和实》一文中对中国的戏曲、绘画、书法、建筑、印章、舞蹈等艺术形式中的虚和实进行了深入的分析和探索。而在中国古代诗歌中,“虚”是指知觉中看不见、摸不着的虚幻世界和梦境等。“实”是指客观存在的实象、事实、实境。即如古人所言,有者为实,无者为虚;有据为实,假托为虚;客观为实,主观为虚;具体为实,隐者为虚;有行为实,徒言为虚;当前为实,未来是虚;已知为实,未知为虚等等。在中国的古典文学,特别是中国的古典诗词中,存在着大量的虚和实相结合的现象。具体说来,“虚实相生”是指虚与实二者之间互相联系、互相渗透与互相转化,以达到虚中有实、实中有虚的境界,从而大大丰富诗中的意象,开拓诗中的意境,为读者提供广阔的审美空间,充实人们的审美趣味。 
  笔者认为,在思乡怀人诗歌中,虚实相生手法的运用主要有如下几种具体情形。 
   
  一、化景物为情思 
   
  宗白华先生在《美学与意境》中指出:“思想家还认为艺术要主观和客观相结合,才能创造美的形象。这就是化景物为情思的思想。”他引用了宋人范晞文《对床夜语》中的一段话:“不以虚为虚,而以实为虚,化景物为情思,从头至尾,自然如行云流水,此其难也。”他指出,化景物为情思是对艺术中虚实相生的正确定义。以虚为虚,就是完全的虚无;以实为实,景物就是死的,不能动人,唯有以实为虚,化实为虚,就有无穷的意味,幽远的境界。 
  在思乡怀人诗中,这种方法是运用得最多的一种。古语云:“一切景语皆情语。”诗人往往为自己寻找一些情感的投射物,将自己复杂、愁苦的心情寄托在实在可感的物上,即所说的“客观为实,主观为虚;具体为实,隐者为虚”。而化景物为情思又有多种具体的表现形式,其中使用最多的是以下两种: 
  其一,烘托渲染。 
  诗人在描写景物的时候,有时正面描写景物的特征即可以传神,但有时景物的特征难以正面表达,同时古代诗人深受儒家中庸思想的影响,情感的抒发比较含蓄,着意追求一种委婉含蓄的美,因而他们往往采取侧面描写的方法,进行烘托或暗示,借助景物描写来营造萧瑟凄凉的意境含蓄抒情,从而达到表现景物的目的,以引起审美的体验。例如白居易《琵琶行》中,诗人三次写到江中的月亮,但描写月亮的目的却是为了烘托诗人的感情。“醉不成欢惨将别,别时茫茫江浸月”,烘托了诗人分别之时凄凉的心境。“东船西舫悄无言,惟见江心秋月白”,烘托出琵琶声美妙动人、引人入胜的效果。“去来江口守空船,绕船月明江水寒”,烘托了琵琶女孤独悲伤的心境。景是实,而通过景物烘托出来的情则是虚。又如马致远《天净沙·秋思》:“枯藤老树昏鸦,小桥流水人家,古道西风瘦马。夕阳西下,断肠人在天涯。”这是抒发天涯旅思的代表作。这首小令共描绘出三幅画面,且这三幅画面均由一组名词短语构成,特色明显。第一组中的枯藤、老树、昏鸦,给人的感觉是灰暗、苍凉、孤寂、萧瑟,从正面衬出游子的乡愁;第二组的小桥、流水、人家,又给人以“温馨”的感觉,从反面衬出游子的乡愁,第三组中的古道、西风、瘦马、断肠人,让人觉得冷清、凄凉、路途遥遥,直接点出游子浓郁的乡愁、乡情、乡思。这些描绘都是围绕着一个“愁”字展开的。在以上这些诗句中,“实”与“虚”仅是相对而言的。从景物隐显的角度而言,显者为实,描绘的景物是实写;隐者为虚,所要抒发的情感是虚的。而从表意目的的角度而言,写景是为了烘托,仅是表情达意的一种手段、凭借,是为虚;而抒发的乡愁则是本诗的根本目的所在,是为实。 
  其二,以景结情。 
  古代诗人在抒情时往往是比较含蓄的,一般的诗歌多数是上半部分写景,下半部分抒情,但若是在上半部分已经将情感较明显地表露出来了,下半部分继续空发感叹,无异于无病呻吟。鉴于此,古人在抒发离愁别绪时常采用以景结情的方法,用景物描写代替直接抒情,使诗歌更具无穷的韵味,使愁绪更显得蕴藉深沉而绵长。如王勃《山中》:“长江悲已滞,万里念将归。况属高风晚,山山黄叶飞。”本诗一、二句写思归情,三、四句写景,叶落之景,也因为感情的渗入而加强了感染力量,秋风黄叶,既映衬了旅思乡愁,也用来比拟诗人此时萧瑟的心境。又如韦应物《登楼寄王卿》:“踏阁攀林恨不同,楚云沧海思无穷。数家砧杵秋山下,一郡荆榛寒雨中。”诗歌采用虚实并举手法,一二句概括了对友人的无穷思念,奠定了全诗的情感基调。三四句以景结情,承接上句的落寞意绪,砧杵、秋山、荆榛、暮雨,也就有了丰实的情韵内涵。烟雨凄迷,一片萧瑟,砧杵所引起的离情,寒雨所渗透的惆怅,无不含蓄而生动。再如2006年高考湖北卷严维《丹阳送韦参军》:“丹阳郭里送行舟,一别心知两地秋。日晚江南望江北,寒鸦飞尽水悠悠。”诗的后两句借助寒鸦、悠悠的流水这样萧瑟的意象,将朋友离别之后的孤独、落寞表现得更加深沉。正如一位评论家所说:“结句需要放开,含有余不尽之意,以景结情最好。” 
   
  二、巧设时空错位 
   
  如前文所言,“当前为实,未来是虚;已知为实,未知为虚”。现实的离别固然能让人嗟叹不已,然而,对于过去的回忆,对未来的设想,虽然不是眼前发生的,但同样能触动诗人的痛觉神经,引发读者共鸣。 
  诗人在描写当前景况时,常插入作者经历过的,或是历史上发生过的景象,通过今昔对比来表达诗人内心的情怀。这也是一种虚实结合。如李煜的《虞美人》词中的“雕栏玉砌应犹在,只是朱颜改”二句,“雕栏玉砌”、“朱颜”是词人对故国的追思,“雕栏玉砌”也许还在,红颜也已迟暮。但这些都不是眼前的实景,所以是虚写。“只是”二字以惋惜的口吻传达出国破家亡、物是人非的无限悔恨与怅惘。又如其《望江南》中“还似旧时游上苑,车如流水马如龙,花月正春风”三句,写词人对故国和往昔的追思,都不是眼前的实景,而是过去的景况,它与词人当时无限凄凉的处境形成了强烈的对比,以虚衬实,以虚写实,虚实结合,凸显出梦醒后的浓重的悲哀。 
  此外诗人常常通过联想或想象而虚拟景物,虚实结合更能表达出一种浓溢的情思。如:柳永《雨霖铃》上片除“念去去千里烟波,暮霭沉沉楚天阔”外,写的都是眼前实景实事实情,写词人和心爱的人不忍分别又不得不别的心情,是实写;下片写对别后生活的设想,“今宵酒醒何处,杨柳岸晓风残月”是虚写,着意描绘词人孤独寂寞的心情。虚实结合,淋漓尽致写出了离别的依依不舍。又如高适《塞上听吹笛》:“雪净胡天牧马还,月明羌笛戍楼间。借问梅花何处落,风吹一夜满天山。”三四句虚写景,将“梅花落”拆用,仿佛风吹的不是笛声而是落梅的花片,它们四处飘散,一夜之间色香洒满天山。此诗抒写战士们由听曲而想到故乡的梅花(胡地没有梅花),想到梅花之落,写出了他们的浓浓的思乡情。又如李商隐的《巴山夜雨》:“君问归期未有期,巴山夜雨涨秋池。何当共剪西窗烛,却话巴山夜雨时。”诗中的不得归之苦,与夜雨交织,绵绵密密,淅淅沥沥,涨满秋池,弥漫于巴山的夜空。然而此愁此苦,只是借眼前景而自然显现;作者并没有说什么愁,诉什么苦,却从这眼前景生发开去,驰骋想象,另辟新境,想到将来归家后的欢聚,回头再说此时此地的思念之苦。用对未来欢乐的憧憬反衬当前苦况,则思归之切,不言可知。这种借助联想巧设的空间错位,使诗歌显得曲折深婉,余味无穷。

三、对写法或者悬想法 
   
  又如前文所言,古代诗人深受儒家中庸思想的影响,情感的抒发比较含蓄,着意追求一种委婉含蓄的美,抒写自己怀人仍觉难以尽言心中思念之痛,于是将思念的责任“推诿”给对方,采用对写法使思念的过程得以不断地延续下去。这种写法与前一种有些相似,都是在借设想写当前,但不同之处在于前一种设想着眼于时空,后一种设想着眼于对方。张玉谷《古诗赏析》,则把这种称为“悬想”式的手法,称其为“从对面曲揣彼意”的表现方式,从而造出了“人从对面飞来”的绝妙虚境。用这种悬想表现方法,比直抒胸臆要含蓄委婉得多。这种手法早在《诗经》中就已运用到。《卷耳》:“陟彼崔嵬,我马虺隤。我姑酌彼金罍,维以不永怀。陟彼高冈,我马玄黄。我姑酌彼兕觥,维以不永伤。陟彼砠矣,我马瘏矣,我仆痛矣,云何吁矣。”本诗抒写女子对远行的丈夫的怀念,但是这几句却是女子想象中男子归家的急切情景:翻过了一座又一座高高的山岗,马儿的腿都跑软了,眼都累花了,最后马儿都累趴下了,还不见故乡的山,故乡的树,故乡的人影,可见关山之遥远。男子只好斟满金樽,借酒浇愁,怎奈是,借酒浇愁愁更愁,维以不永伤。思夫的女子没有一味抒写自身感触,却能想象出这样的情景,思夫之情浓自然表露无遗。 
  后人对此手法加以继承和发展,如杜甫《月夜》:“今夜鄜州月,闺中只独看。遥怜小儿女,未解忆长安。香雾云鬟湿,清辉玉臂寒。何时倚虚幌,双照泪痕干!”此诗是诗人在安史之乱时身陷长安思念妻子儿女之作。望月怀思,自古皆然。但诗人不写自己望月怀妻,却设想妻子望月怀念自己,又以儿女(因为年幼)“未解母亲忆长安”之意,衬出妻之“孤独”凄然,进而盼望聚首相倚,双照团圆。有评论家说:“公本思家,偏想家人思己。”这种写法比说自己如何想念妻子儿女来得委婉,但感情却达到了双向交流的效果,所以感情更加深沉,因而更加动人,艺术感染力更强。又如白居易《邯郸冬至夜思家》:“邯郸驿里逢冬至,抱膝灯前影伴身。想得家中夜深坐,还应说着远行人。”前两句写冬至之夜,诗人羁留他乡的孤独冷清的生活画面,思乡之情,不言而喻。可诗人不说自己思念家人,却想象家人于冬至节之深夜还坐在一起念叨着自己。再如韦应物《秋夜寄邱二十二员外》:“怀君属秋夜,散步咏凉天。山空松子落,幽人应未眠。”这是一首怀人诗。诗的前两句,写自己因秋夜怀人而徘徊沉吟的情景;后两句想象所怀的人这时也在怀念自己而难以成眠。作者运用写实与虚构相结合的手法,使眼前景与意中景同时并列,使怀人之人与所怀之人两地相连,进而表达了异地相思的深情。语浅情深,言简意长。再如欧阳修《踏莎行》:“候馆梅残,溪桥柳细,草薰风暖摇征辔。离愁渐远渐无穷,迢迢不断如春水。寸寸柔肠,盈盈粉泪,楼高莫近危阑倚。平芜尽处是春山,行人更在春山外。”上阙写实,通过初春景象反衬“行人”的离愁别绪。下阙写虚。通过“行人”设想妻子凭栏远望,思念“行人”的愁苦之象,来写愁思。妻思夫,夫想妻,虚实相生,从而将离愁别绪抒发得淋漓尽致。再看2006年高考四川卷周密《夜归》:“夜深归客依筇行,冷磷依萤聚土塍。村店月昏泥径滑,竹窗斜漏补衣灯。”最后一句描绘的是诗人想象(见到)的情景:竹篱茅舍中,一缕昏黄的灯光从竹窗里斜漏出来。青灯之下,诗人日思夜盼的妻子(母亲)正在一针一线地缝补着衣服。诗人那怀乡思归的急切心情,家中亲人对游子的关切和思念之情,正从这幅画面中流溢出来。 
  这种写法,表达出来的,不是单方面的思念、伤感和断肠之痛。而是沟通了双方的感情,思念是双方的,使得思念更加愁苦和感伤,或者更加温馨和慰藉。 
   
  四、梦境传情 
   
  弗洛伊德在《梦的解析》中说:“梦可以看成是一种清醒状态下精神活动的延续。”思乡怀人诗中的许多悲情都是借助梦境得以宣泄的。诗人的悲情起于理想的追求和失落,但是明知不可能实现,又还要坚持这种虚幻的梦境,以求从中得到一丝慰藉。然而梦境破灭之后带来的是更大的悲情甚至是绝望。“有据为实,假托为虚”。即便如此,诗人还是惯常使用这种虚实相生的手法来倾诉自己的离情别绪。 
  如苏轼《江城子》:“夜来幽梦忽还乡,小轩窗,正梳妆。相顾无言,唯有泪千行。”作者与妻子伉俪情深,虽生死殊途而旧情难忘,积思成梦,悲喜交加,这是虚写;接着写梦醒后的悲伤,这是实写;虚实结合,写出了诗人对亡妻思念之深之切之苦。又如温庭筠《商山早行》:“晨起动征铎,客行悲故乡。鸡声茅店月,人迹板桥霜。槲叶落山路,枳花明驿墙。因思杜陵梦,凫雁满回塘。”本诗抒写了出门在外的作者思念故乡的感情。尾联写旅途的景色使诗人联想起了昨夜在梦中出现的故乡景色,从而将“早行”之景与“早行”之情完美地结合起来。梦境的出现更能表达诗人强烈的思归之情。如王昌龄《送魏二》:“醉别江楼橘柚香,江风引雨入舟凉。忆君遥在潇湘月,愁听清猿梦里长。”全诗可分为虚实两部分。前半部分为实景,饯别之日,秋风秋雨,凉意逼人。其中首句之“醉”,写离情之深。后半部分则为虚拟,借助想象,扩大了意境。想象友人泊于潇湘之时,孤月高照,环境凄清,梦中听猿,亦真亦幻,是猿啼让自己难以入梦,还是梦中尽是满耳清猿的悲啼?梦中之悲景自然让人辗转反侧难以入眠,欲睡难眠之中愈显现孤怨之深。这首诗也运用了对写的手法,友人之愁,也是自身愁绪的映照,所谓“代为之思,其情更远”(陆时雍《诗镜总论》)。再如张可久《[双调]清江引·秋怀》:“西风信来家万里,问我归期未?雁啼红叶天,人醉黄花地,芭蕉雨声秋梦里。”本诗前两句,作者道出自己的思乡情。然而这种思乡情有多深有多浓?作者没有直接外露,却是以“西风”“红叶”“黄花”“芭蕉”“秋雨”这些富有季节特征的一组景物构成意境,渲染出一幅色彩浓丽的秋景图。然而这些只是梦境中出现的情形而已,以喜景衬哀情,以乐景写哀情,更见其哀。 
  思乡怀人诗是我国诗歌长河中蔚为壮观的一支,她的艺术特色需要我们后人不断去探索,本人仅就其中虚实相生的手法进行了粗略的探讨。“问世间情为何物?直教人生死相许。”绵绵的思乡怀人之慨不断拨动着读者的情怀,感动人、教化人的同时更期待我们后辈“衣带渐宽终不悔”地孜孜以求! 
   
  陈学富,中学语文教师,现居湖北武汉。 
  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