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柳桥鸢风的博客

知识性,趣味性,新颖性高水平的交流平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诗词讲义--长天老师  

2015-02-12 22:27:15|  分类: 诗词知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照夜白《诗词讲义--长天老师》

1)点石成金  化废为宝
    为诗之道,有点石成金,化废为宝者,饶有风趣。
    电视连续剧《宰相刘罗锅》中,有这么一段趣事:一日,乾隆率大臣们陪太后游御花园,只见他一边潇洒地摘下一片片花瓣往下丢,一边吟着:“一片两片三四片,五片六片七八片,九片十片十一片……”,这那里是诗,简直是废话嘛!谁知刘罗锅(刘墉)却一步上前,朗声续吟道:“飞入草丛都不见。”这么一联唱,整首诗就盎然成趣了。这不是“点石成金,化废为宝”吗?无独有偶,使我想起年青时听来的一则趣闻,说的是:诗圣杜甫有一天冒雪游西湖,见一书生仰望漫天飞雪,口中反复吟着:“片片片片片片片……”,正在不知所续。于是,杜甫随口续吟道:“飞入湖中看不见 ”。书生大为惊讶,不禁恭身垂问:“此公莫非杜工部?”杜甫当即得意地回答:“然然然然然然!”这一吟一联,一问一答,活画出杜甫一语点石成金,吟活了一幅飞雪图的得意之举,比起刘墉的续联,又高明得多,更有妙趣啦!诗坛上,确有不少个中高手,有信口一吟便化腐朽为神奇之功。上述两则趣闻,虽是传说,但其盎然诗趣,却是十分引人入胜,发人深思的。也许这就是诗词妙趣吧!

(2)深入浅出  返朴归真
    从小到老,吟诵欣赏了不少诗词精品,总觉得诗词之精绝者,无一不是深入浅出返朴归真之作。应该说这是诗词的最高境界。且看,李白一曲《静夜思》:“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。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。”区区二十字、四句话,写得何等浅近,何等易懂,虽过千年仍明白如话,我想再过千年只怕还是如此。但是,它的诗境诗意,却是深沉如海,意味无穷的。笔者不知有多少次出差在外,羁旅他乡,静夜靠坐床上,仰望中天明月,油然吟起《静夜思》,诵起思故乡、思故人、故事、故物之情……思之不尽,不禁赞叹《静夜思》确是千古绝唱,诗中极品,此情此景,读者诸君容或有之吧?令人百吟不厌的千古绝唱,几乎都是此类深入浅出、返朴归真之佳作。比如孟浩然的:“春眠不觉晓……”、王之涣的“白日依山尽……”、孟郊的“慈母手中线……”等等,这些我们牙牙学语时就吟唱的名诗,哪一首不是此类深入浅出、意味无穷的绝唱,令人百吟不厌,一吟难忘呢?其实,世上百艺的最高境界,无一不是深入浅出、返朴归真的,所谓“艺到深处反返真”,就是此理。至于,其中奥妙所在,就值得深思细究了。不知读者诸君以为如何?

(3)至性真情  诗之精魂
    历来流传千古的感人诗词,大都是至性真情之作,才能千古流传。
    爱国诗人陆游,临终尚念念不忘终生难遂“王师北定中原”之愿,因而作《示儿》诗曰:“死去原知万事空,但悲不见九州同,王师北定中原日,家祭无忘告乃翁”。写得何等悲壮,何等情切感人!使人读之不禁胸怀激荡,热泪盈盈。还有岳飞的《满江红》:“怒发冲冠,凭栏处潇潇雨歇,待望眼仰天长啸,壮怀激烈……”何等真切的激烈情怀呀!莫怪它总是鼓舞着千万壮士,为挽救民族危难,奋起抵御外侮。还有于谦的“……粉身碎骨全不顾,要留清白在人间。”杜甫的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:“……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,风雨不动安如山。呜呼!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,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!”何等感人的至性真情之作呀!更奇的是:法国一位默默无闻的小尉官,在祖国危难之时,竟于一夜之间,写出名震全球.、传唱千古的《马赛曲》这一孤作,此后再无所为。为什么?因为这是至性真情激发的奇迹,以至一唱动天下,一鸣传千古!妙哉!至性真情,诗之精魂也!至性真情最是感人。岂但做诗词如此,做人做事也是如此哩!

(4)情景交融  其味无穷
    俗话说:“见景生情”,见景而生情,是人之常情。此类诗词比比皆是,但写得景真情切,情景交融的名篇佳句,却很难得。令人百吟不厌,越嚼越有味,可谓其味无穷也!见景生情之“情”,有爱情、亲情、友情、乡情、爱国之情、舒怀之情……等等。这种种诗词,均各有佳作。比如马致远的《天净沙》曲:“枯藤老树昏鸦,小桥流水人家,古道西风瘦马。夕阳西下,断肠人在天涯。”前三句,把枯藤老树等九样看似互不关联的事物缀在一起,构成一幅荒凉的深秋郊景,把作者、读者都置身其中。而“夕阳西下,断肠人在天涯”两句,却一下子把人引向思念远在天涯的“断肠人”的深沉意境,令人读来回肠荡气,一吟难忘..再如刘禹锡的绝唱:“杨柳青青江水平,闻郎江上唱歌声,东边日出西边雨,道是无情却有情”。看似写景,实则写情。只要把“晴”字当作情字解,全诗就隽味盎然,把“情”之一字,写活写绝了。情景交融其味无穷的诗词精品,非只写情而已,尚有以景物言志、以景物喻理、以景物抒怀......之作,俱各擅其趣,美不胜收。囿于篇幅,只有容后再谈了。


(5)以景喻理  诗之精品
    以景喻理的好诗词,最是隽永有味,富含哲理,令人百读不厌,深受启迪,终生难忘,可谓诗中极品也!
王之涣的《登鹳雀楼》:“白日依山尽,黄河入海流。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。”显喻登高望远,高瞻远瞩的激人向上哲理。杜甫的《望岳》: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的警句,更显示“登泰山而小天下”的雄浑气魄,深含激励人们勇攀高峰,去摘取成果的哲理。
还有陆游的《游西山村》诗的警句:“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”,广传民间,被改为“山穷水尽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”,显得更加精确,成为鼓励人们在逆境中不气馁,去勇敢寻求出路的绝佳警句,启发人去积极面对人生。其影响之深远,更是难以估量..
此类诗,还有苏东坡《题西林壁》名句:“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”,深刻阐明“当局者迷”的哲理。朱熹《观书有感二首》之一的“问渠哪得清如许,为有源头活水来”句,既深刻阐明“流水不朽,长流常清”的道理,又剖析了源流辩证关系的真理。
以上所列的佳作警句,言外之深意,往往超出本诗原义,令人越嚼越有味,越读越启人灵智,发人深醒,其影响之深远,流传之广泛,不可言喻,可说是至理名言,永传不衰啦!如此名诗,不是堪称诗中极品吗?
(6)借物言志  借景抒怀
    借物言志,借景抒怀的诗词,读来意味深长,令人难忘。
黄巢的咏菊诗,可谓此类诗作的典型:“待到秋来九月八,我花开后百花杀,冲天香阵透长安,满城尽带黄金甲。”

黄巢虽非名家,此诗也算不上名篇,但却充分抒发了这个落第秀才的豪情壮志,也吟活了菊花。还有岳飞的《满江红·登黄鹤楼》:“……何日请缨提锐旅,一鞭直渡清河洛。却归来再续汉阳游,骑黄鹤。”借写黄鹤楼,抒发疆场报国、北定中原的壮志,读来激动人心。
借景抒怀的诗词颇多,其精绝名篇,尤其脍炙人口,流传千古。如苏东坡的《水调歌头·咏月》词:“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……”,不仅写绝了月景,而且触景生情,发出了“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”的美好祝愿,写得旷达、豪放、圆美、深沉。
他的《念奴娇·赤壁怀古》:“大江东去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……”更是诗词的极妙佳品。
此类诗词尚有崔颢的《游黄鹤楼》:“昔人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余黄鹤楼,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。晴川历历汉阳树,芳草萋萋鹦鹉洲,日暮乡关何处是,烟波江上使人愁。”崔颢虽非名家,却因此诗扬名千古,也使黄鹤楼更加声名显赫。
它非但写绝了黄鹤楼的壮丽景色,而且怀古思今,感慨世事人情茫如烟波,发出了“烟波江上使人愁”的深沉感慨。诗的内涵丰富,意境高远,达到完美无缺的最高境界。致使诗仙李白也自叹不如,发出了“眼前有景道不得,崔颢题诗在上头”的感叹。后来还模仿崔诗,写了咏凤凰台的名诗,成为流传千古的诗坛佳话。
诗之妙趣,在于细细品味,翩翩联想,品到深处,意味无穷。情景交融的名篇绝唱,尤其令人陶醉其中。
(7)推敲可取  不可过度
    诗痴贾岛的“推敲”故事很有名。据说,有一天,他骑在驴背上得了“鸟宿池边树,僧推月下门”之句,拿不定主意是用“推”门好,还是“敲”门好,竟想得入神,一头撞到大官儿、也是大诗人韩愈的轿前。韩愈问明原委,不但不责怪,反而为他出主意,用上“敲”字。这事不但成为诗坛千古佳话,而且“推敲”两字竟成为众所周知的通用词了。
写诗做学问,的确要有推敲精神,才能反复探讨,精益求精。论推敲工夫,著名的王安石更是高手。他的《泊船瓜洲》诗中“春风又绿江南岸,明月何时照我还”的“绿”字,据说从“到、过、入……”字,一直推敲了十多字,才敲定这个“绿”字,比之贾岛又高明多了。
自命“语不惊人死不休”的诗圣杜甫,推敲锤炼佳句之能之多,更是他人难以企及,如“感时花溅泪,恨别鸟惊心”,“无边落木萧萧下,不尽长江滚滚来”、“窗含西岭千秋雪,门泊东吴万里船”等,都是难得的佳句,他可谓是诗坛绝顶的推敲高手了。
李贺的痴心推敲也是有名的,也敲出了许多绝妙好句。如“我有迷魂招不得,雄鸡一声天下白”、“思牵今夜肠应直,雨冷香魂吊书客”、“衰兰送客咸阳道,天若有情天亦老”等等,因此以“鬼才”著称。
但是,推敲固然可取,也不可过度,失之斧削刀凿,矫揉造作,效果便适得其反。李贺一些诗作就推敲得太冷僻难懂,以致不受欢迎,终被时间淘汰。即使高明若诗圣杜甫,也有“香稻啄余鹦鹉粒,碧梧栖老凤凰枝”这样推敲得倒装造作的弊句,是并不可取的。
总之,凡事要有“度”,切忌过“度”。所谓“物极必反”,推敲过度,就走向反面了。为诗词如此,为人做事也是如此。此理古今皆同,不可不信也!
(8)功夫在诗外
    写诗词而能成名家者,当然对诗词的写作下了苦功,贾岛的日夜推敲、李贺的骑驴行吟,就是如此。这是诗内功夫。然而,大诗人陆游说过:“功夫在诗外”,也是至理名言。
诗词名家除具才华又苦学诗内功夫外,还要有广博知识和丰富阅历这些诗外功夫,其重要性,不下于诗内功夫。苏东坡可说是才高气盛、屈指可数的大诗人、大词人了。但诗外功夫却不得不为博学广识的王安石所折服。
《警世通言》有一则故事提到:一天,苏东坡往访王安石未晤,见书案上有王安石未写完的两句诗:“西风昨夜过园林,吹落黄花满地金……”,苏觉得好笑:谁见过菊花落瓣的?于是,提笔续书两句:“秋花不似春花落,说与诗人仔细吟”,用以讽刺王安石。
王回来后一看,只浅笑一声而已。不久,相府下了一道调令,把苏东坡贬到四川黄州为官,苏只得莫明其妙地奔波千里,到黄州赴任。到任后的秋天,一日清早,苏东坡披衣开门一看,顿时楞住了--只见庭院里的菊花遍地落英,一片金黄。
这一来,他才恍然大悟,是自己无知挖苦了王相国,才被贬黄州来看菊花落英了。他当即修书一封向王安石道歉服输。不久,又官复原职回到京都。
天下菊花不落英,唯有黄州菊花落英遍地。懂得这点,是知识阅历丰富,这就是诗外功夫了。在这方面,苏轼不如王安石,所以,栽了个小筋斗。此后,苏对王衷心敬佩,两人虽政见不同常有争执,却成为学问上的好友。
由此可见,“功夫在诗外”,确是至理名言,不可不信也。杜甫有句名言:“读书破万卷,下笔如有神。”写诗做学问而死啃一角,是做不出佳作的。不但要“读书破万卷”,才能“下笔如有神”,而且还要“阅历遍天下”,才能“下笔如有神”。
李白杜甫之所以成为“诗仙”、“诗圣”,就是因为有了“读书破万卷”加上“阅历遍天下”,而且有“以天下为己任”的胸怀,才成为千古流芳、万世敬仰的伟大诗人。这个道理再明显不过了。愿以此与读者诸君共勉吧

(9)严守格律  不惜破格
    古诗词有严格的格律,诗有五言、七言、绝句、律诗、古风、长歌等,声律有平起平收、仄起仄收、仄起平收、平起仄收等,还有粘对的规矩,都有定规。词更严格,每个词牌都有定字定式定声的谱,只能按谱填词。所以,作词也叫填词。至于押韵,更是严格,不论诗词,不押韵是绝对不行的。
然而,诗词名家,并不食古不化,死守格律,而以律害意。一旦得了好句,便不惜破格犯律,写出名诗来。此中,著名的王维《渭城曲》、崔颢的《黄鹤楼》即是范例。
《渭城曲》前两句“渭城朝雨浥轻尘,客舍青青柳色新”,用的是“平平仄仄仄平平,仄仄平平仄仄平”,后两句本应是“仄仄平平平仄仄,平平仄仄仄平平”,但王维却用“劝君更尽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”,即“平平仄仄平平仄,仄仄平平仄仄平”,既失粘又乱律。但他为了好句,仍不惜破格,终于写出千古扬名的绝唱。请看,如果按格律把后两句改为“劝尔饮干一盏酒,阳关西去无亲人”,这首名诗岂非断送了?
崔颢名诗《黄鹤楼》,前半首更是乱得一塌糊涂:“昔人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余黄鹤楼,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”,这四句不仅使人不知他选用何律。而且,连用了三个“黄鹤”尤其是第三句竟连用了六个仄字。这半首诗既失粘、失仗,又破格乱律,简直成了顺口溜。
但是,后半首:“晴川历历汉阳树,芳草萋萋鹦鹉洲,日暮乡关何处是,烟波江上使人愁”,却是不折不扣、中规中矩的律诗,而且功力非凡。
细品崔颢这首怪诗,妙就妙在前半首随心所欲地反复吟出“鹤去楼空,千载悠悠”的感怀,展示出朦胧而深远的意境,后半首则写了眼前美景,又回应到更深沉的怀古感叹,使人读来回味无穷,感慨万千,终使它成为传颂千古的怪诗绝唱,试想,如果崔颢不大
严守格律,又敢于破格,确是诗词名家风范。此类诗词例证甚多,而且都是名家名诗。比如,李白的《静夜思》:“床前明月光,疑是在上霜,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”;柳宗元的《江雪》:“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,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”;
孟浩然的《春晓》:“春眠不觉晓,处处闻啼鸟,夜来风雨声,花落知多少”;还有,李清照的《夏日绝句》:“生当作人杰,死亦为鬼雄,至今思项羽,不肯过江东”等等,全都是第三句首必须“粘”用仄韵,而改用平声的失粘诗。
《红楼梦》里,曹雪芹借林黛玉之口说出极有见地的名言:“若果有了奇句,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的。”就是此理。这该是名家的过人之处吧!

总之,作诗词、做学问,绝不可食古不化,死守成规,而以律害意。一事当头,必须看大小而定,作诗以意为主,律为次,为达意而破格律,为大处而舍小,是必需的,高明的。作诗词、做学问如此,做人处事也是如此。这个道理很值得人们深思和借鉴。


(10)诗如其人  不容置疑
    “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”----文天祥这一震撼千古的名句,传颂全球,尽人皆知。这是他被元军所俘的第二年,经过伶仃洋时,汉奸元帅张弘范逼他修书劝降抗元名将张世杰,他写来回答敌人的名诗,表达了无比高尚的气节。
除了他这样的民族英雄,谁写得出如此气壮山河感天动地的警句?谁写得出如此视死如归、义薄云天的豪言壮语?这就是诗如其人。

诗如其人,例子很多。胸无几滴墨水的赵匡胤写了“未离海底千山暗,才到中天万国明”这样气魄雄浑的名句;文墨更少的刘邦写了传唱千古的《大风歌》:“大风起兮云飞扬,威加海内兮归故乡,安得猛士兮守四方”,更是胸怀天下,气冲斗牛。
为什么?因为他们是开国帝王,才写得出这样王气十足的诗词。换了别人,即使文才再高也写不出的。这,就是诗如其人。再如投错胎的一代大词人李煜,写了如“春花秋月何时了,往事知多少……..”、“四十年来家国,三千里地山河……”这类被称为亡国之音的千古名词,也因为他是才华盖世的亡国之君这也是诗如其人吧!
      当然,有些奸邪之徒,偶而也会写出颇有气魄的好诗来。如《红楼梦》里的贾雨村,中秋赏月就踌躇满志地写了“玉在椟中得善价,钗于奁内待时飞”、“天上一轮才捧出,人间万姓仰头看”的佳句。
当然,有些奸邪之徒,偶而也会写出颇有气魄的好诗来。如《红楼梦》里的贾雨村,中秋赏月就踌躇满志地写了“玉在椟中得善价,钗于奁内待时飞”、“天上一轮才捧出,人间万姓仰头看”的佳句。
但是,字里行间仍流露出急功好利、小人得志的咀脸来,曹雪芹创作出这样人物、这样的诗,真是绝透了。此外,据说大奸贼秦桧、蔡京,都是诗词书法名家,也许他们也曾写出些不错的诗词。但是,如此大奸大恶之徒,岂能有一字一句流传人间呢?

再如位极人世又痴诗如命的乾隆皇帝,据说一生写了数以十万计的诗,但大概多是风花雪月、声色犬马、游山玩水、歌功颂德之作,又哪有什么生命力呢?所以才过去两百多年,他的诗就一首也没流传开来,为人传诵了。
        总之,诗品与人品是息息相关的。诗如其人、词如其人,是确有其事,不容置疑的。诗词之作,关及作者的思想品质,身世经历,好诗好词绝非憑空可得。因此,学诗先学识,学诗先学德确是正理。诗之所以诗如其人,理在其中也。

(11)重在立意   难在达意
    写诗词重在立意,难在达意。一首诗词如果立意不佳,即使写得多好,也没有多大生命力。但光有佳意,而无达意佳词,也只是平庸之作,同样缺乏生命力。所以,写诗词重在立意,难在达意,乃名言至理也。同样写梅的诗词,立意各不同,达意五光十色。但细品之下,优劣之分,首推立意。像爱梅如痴的林逋(和靖),写梅常有佳句,但真能流传千古的,也只有“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”两句而已。为什么?因为他不过爱梅之美、写梅之美、而缺乏高深新奇之立意,所以生命力不强,多数诗作已成过眼烟云了。然而。陆游的《卜算子》咏梅词,却是立意达意俱佳的典范之作,足堪流传千古。陆游是南宋著名爱国诗人。他一生梦寐追求收复失地、洗雪国耻,却终生失意,难遂壮志。因而晚年伤心地写了《卜算子》咏梅词:“驿外断桥边,寂寞开无主。已是黄昏独自愁,更着风和雨。无意苦争春,一任群芳妒,零落成泥碾作尘,只有香如故。”这里既写了他一生坎坷失意的“开无主”,“独自愁”,“更着风和雨”的悲苦,也写了他“不争春”和“香如故”的高洁气节和抱负,同时还把寒梅写活了。他由于身世如此,不免词意消极,是可以理解的。立意取决于思想修养(包括思想、品格、身世、意志等),达意则取决于艺术修养(包括才思、学识、特性、技巧),而最具决定性的还是思想与意志。不同的人对同一件事往往有不同反映,写出的诗词,其立意就不同了。比如唐代名诗人白居易与刘禹锡,同样经历坎坷、才华横溢、佳作迭出,诗名并肩,但对同一事的反应却不一样。当刘禹锡两度被贬23年才奉调回京时,白居易在庆宴上赋诗相赠道:“……举眼风光长寂寞,满朝官职独蹉跎。亦知合被才名折,二十三年折太多。”为好朋友大鸣不平。这当然无可厚非。可是,当事人刘禹锡却泰然和诗道:“……沉舟侧畔千帆过,病树前头万木春,今日听君歌一曲,暂凭杯酒长精神。”十分豁达地唱出:“沉舟……”这一联惊世警句。两诗相比,刘就显得更加高明了。正因如此,晚年白明哲保身,刘却继续为革新而奋斗。可见作品立意之高下,决非偶然。当然,这里决无褒刘贬白之意。白居易作为人民诗人,大清官,仍是伟大的,其文学成就也高于刘禹锡。但就事论事而言,对被贬一事的反应,还是刘高明多了。
总之,写诗重在立意,难在达意,而思想品格则是决定诗品的首要条件,作诗与做人密切相关,是来不得半点含糊的。此理,作诗词者,不可不明也。


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