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柳桥鸢风的博客

知识性,趣味性,新颖性高水平的交流平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七言律诗的写法  

2015-02-11 22:29:14|  分类: 诗词知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星夜焰火《七言律诗的写法》

七言律诗的写法

七言律诗可以说是最成熟的一种体裁,也是历代诗人等最喜欢的一种体裁。其起承转合,很多也是首联第一句起,第二句承,颔联、颈联衬贴,尾联上句转,下句合。但也有很多章法上要比五律复杂得多。前人有把律诗分为六种章法 ,有分为十三种章法 ,有分为五十一格 ,还有分为二十种章法 。还有分为八体法。

这里,举一些七律的章法为例,以供中华风雅颂学友参考。下面之举是以唐人五十一中写作方法秋兴八首。以后继续一一例举。

 

《律诗要法》

起承转合:

1. 破题:

或对景兴起,或比起,或引事起,或题起。要突兀高远。如狂风卷浪,势欲滔天。

 

颔联:

或写意,或写景,或书事,用事引证,此联要接破题,要如头尾之珠,抱而不脱。

 

颈联:

或写意,,写景,入情,书事,用事引证,兴前联之意相应相避,要变化如疾雷破山,观者惊愕

 

结句 :

或就题结,或开一步,或缴前联之意,或用事,必放一句作散场,如剡溪之棹,自去自回,言有尽而意无穷。

《返照》七言律诗.作者:杜甫

  楚王宫北正黄昏,白帝城西过雨痕。对景兴起

  返照入江翻石壁,归云拥树失山村。

  衰年肺病惟高枕,绝塞愁时早闭门。

不可久留豺虎乱,南方实有未招魂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《秋兴八首》

<格章法>

玉露凋伤枫树林,巫山巫峡气萧森。

江间波浪兼天涌,塞上风云接地阴。

丛菊两开他日泪,孤舟一系故园心。

寒衣处处催刀尺,白帝城高急暮砧。

 

首联;第一句是以兴起第三联,第二句亦起第二联,玉露晳白,枫树而凋残,至淤秋之深邃。巫山以山而言,巫峡以水面而言。皆秋之深广景物。

 

颔联;江间即是巫峡。塞上即巫山,兼天而涌,接地而阴山水萧森,此以景物接第二句。

 

颈联;尾联;上句言其往夔州二年,故两见菊花之开,然使他日后复见此花,必为之感伤,下句言繄舟巫峡,即有思归之心,故园夔州。

 

尾联;此两句是收拾前面,以其秋日可悲之事,而思归之心切,况又处处刀尺以造寒衣,而白帝城又急捣衣之砧,则思归心愈切故重有感叹。

 

翻译;

首联;枫树在深秋露水的侵蚀下逐渐凋零、残伤,巫山和巫峡也笼罩在萧瑟阴森的迷雾中。

颔联;巫峡里面波浪滔天,上空的乌云则像是要压到地面上来似的,天地一片阴沉。

颈联;花开花落已两载,看着盛开的花,想到两年未曾回家,就不免伤心落泪。

尾联;小船还系在岸边,虽然我不能东归,飘零在外的我,心却长系故园。又在赶制冬天御寒的衣服了,白帝城上捣制寒衣的砧声一阵紧似一阵。看来又一年过去了,我对故乡的思念也愈加凝重,愈加深沉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此法;第三句第四句承接第二句。

玉露凋伤枫树林,起兴淤秋而生七句。

巫山巫峡气萧森,上四字承枫树,下三字承玉露凋伤。
江间波浪兼天涌,上四字承巫峡,下三字承气萧森。

塞上风云接地阴,上四字承巫山,下三字承气萧森,此联共承第二句,如首项之相接。丛菊两开他日泪,孤舟一系故园心。寒衣处处催刀尺,此句复应第三联,而生下句。白帝城高急暮砧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.交股格。

夔府孤城落日斜,每依北斗望京华。夔kuí

听猿实下三声泪,奉使虚随八月槎。

画省香炉违伏枕,山楼粉堞隐悲笳。

请看石上藤萝月,已映洲前芦荻花。

 

首联写:甫常以将晚之际,依南或作北斗,注;所指之城而望京华【长安】。盖此时吐蕃扰京华,故甫思君之意拳拳而日望之。此可见皇皇爱君之意。甫;【古代在男子名字下加的美称】

 

颔联写:上句写望之时,听到猿啼三声而泪下,亦可见人民寥落,不过闻猿声而已。下句写奉使之臣,空自随八月之槎而到长安,以其明皇【唐玄宗(李隆基)】幸蜀,而无君在长安。

 

颈联写:上句言明皇幸蜀,甫不为官于京华,但遣下当时寝伏之枕于书省香炉之傍。下句言吐蕃陷长安,而有悲笳隐于山楼堞之中。两句皆就,望,之一字上作来。

 

尾联写:此两句正是照前夔州落日之时,已在望于京华,至月映藤萝,犹在望之,请看,二字,此甫假设之辞,于此一时见甫爱念长安之甚。

翻译;

首联;夔州的高城上又迎来了落日。每当晚上北斗星出现的时候,我就按照它的方向来寻找长安的所在。

颔联;听到巫峡的猿啼,我真的流下泪来。我也希望乘着浮槎回到自己的故乡,但这愿望终究还是落空了。

颈联;我还记得我从前春宿左省值夜的时候,晚上熬夜写些明朝的封事,点燃书案上的香。可现在我早已不在那里就职。滞留此地,傍晚时分听到城楼上吹起悲笳,心中升起一股隐然的悲痛。

尾联;你看,山石上爬满了藤萝。月亮刚刚升起来的时候,月光是照在藤萝上的,而现在它已经照到河洲前面的芦荻花上面去了。我一夜无眠,一直在怀念长安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此法;第一三六句,第二四五句各相起应,词意通实,交错如股。第七句设为问答以结之。是归题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秋兴三【纤腰格。】作者;杜浦

千家山郭静朝晖,日日江楼坐翠微。

信宿渔人还泛泛,清秋燕子故飞飞。

匡衡抗疏功名薄,刘向传经心事违。

同学少年多不贱,五陵衣马自轻肥。

首联;上句言夔州日出景气之美,下句言其景气可喜如此,故日日兀坐于江楼山腰之间。下二句便就日日上作。

颔联;此皆应首联二句之意,而亦托兴于无聊。再宿为信,以旧为故,只此二字,可见其每日坐江楼中,飞飞,则见千家山郭燕子,清秋,故可见朝晖之静。渔人泛泛,皆江楼所见托物喻己。

颈联;甫言我非不欲如匡衡抗疏,奈我之功名薄,非不欲如刘向之傅经,奈我之心事远故,此二句虽以兴转。亦然因前四句而发。

尾联;甫之同学虽贵,又不如甫之卒取高位,比之刘向辈,而反每日坐江楼,然彼之富贵自若,而此之穷困自如,又何以累为哉。

翻译

首联;白帝城里千家万户静静地沐浴在秋日的朝晖中,我天天去江边的楼上,坐着看对面青翠的山峰。

颔联;连续两夜在船上过夜的渔人,仍泛着小舟在江中漂流。虽已是清秋季节,燕子仍然展翅飞来飞去。

颈联;汉朝的匡衡向皇帝直谏,他把功名看得很淡薄;刘向传授经学,怎奈事不遂心。古人尚且如此,我更是不必说了。

尾联;年少时一起求学的同学大都已飞黄腾达了,他们在长安附近的五陵,穿轻裘,乘肥马,过着富贵的生活,我却注定要为一个信念苦渡人间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此例作法;前四句纯是兴起,而后四句始入抒情。前四句写景,所写日日江楼坐于翠微、信宿渔人日日泛舟,清秋燕子天天飞翔,皆以见内心之孤独。而其孤独的原因,则在后四句。前后两四句,意似断而实连,故纤腰格。注;纤腰即为颈联承上启下,此法或上景下情或上情下景。常见作法上景下情皆多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四【双蹄格】

闻道长安似弈棊,百年世事不胜悲。

王侯第宅皆新主,文武衣冠异昔时。

直北关山金鼓振,征西车马羽书迟。

鱼龙寂寞秋江冷,故国平居有所思。

 

首联;此首诗统咏长安,起句虽各巽事,而实意相承接。第一句起第二联意,第二句起第三联意。上句是甫假设闻他人言长安之变如弈棋,下句是言天下晏然,而转眼百年之久,今日一变如此,其余世事,可胜悲之甚。大抵前一句是捴脑,以后四句是发出其事。下一句是贴承上一句。

 

颔联;此应前二句六字之意。此二句应第一句,文武衣冠王侯第宅,皆言长安之故事,而又曰皆新生,则可见第宅似弈棊,异昔时则可见衣冠之似弈棊。

 

颈联;此二句应首联第二句之意,关山金皷征西车马羽书或无羽书二字,言毕百年世事振驰,言不胜悲。

 

尾联‘上句是收拾前面,胜负如此,以其君子在野小人在位,所以国家冷寂,而贤人隐遁。下句是甫追思昔日国家无事之更变,讵不为之所思。

此法,双题格首联一句以一事物或地各立一篇之大意,中二联各以两事发明首联,或分应,末总结前六句,亦谓归题。

翻译:

首联;听说长安的政坛就像一盘未下完的棋局,彼争此夺。反复不定,反思国家和个人所经历的动乱与流亡,有说不尽的悲哀。

颔联;世道的变迁,时局的动荡,国运今非昔比,王侯们的家宅更换主人,无奈宦官当道,贤臣良相更成泡影。

中央的典章、文物、制度都已废弃,在政治上我已经是一个被遗忘的人了。

颈联;回纥内侵,关山号角雷动、兵戈挥舞;吐蕃入寇,传递情报的战马正急速奔驰。

尾联;在这国家残破、秋江清冷、身世凄苦、暮年潦倒的情况下,昔日在长安的生活常常呈现在怀想之中。

 

此法;中联对偶相等,如蹄各双。

这首诗以第一句统领第二联,第二句统领第三联,与第一首接项格大致相似,但顺序上比较平妥,不像第一首那样顶针回环,名之双蹄格。其实接项格也是一种双蹄格,只不过比双蹄格稍多了一点错综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五【续腰格】

蓬莱宫阙对南山,承露金茎霄汉间。

西望瑶池降王母,东来紫气满函关。

云移雉尾开宫扇,日绕龙鳞识圣颜。

一卧沧江惊岁晚,几回青琐照朝班。

首联;上句是言蓬莱宫基址【注;建筑物的遗迹】,下句则又承露盘高在云霄间。

注;夫蓬莱宫者【夫;若夫-至于】神仙之宫,唐明皇作此。以求长生。唐明皇常幸其宫,甫亦曾此献赋宫内,故下二句即以神仙事接。

 

颔联;此两句是乃言神仙事,亦可见蓬莱承露之高。而西望王母之下降瑶池。东见紫气之出函关,即老子之事。

 

颈联;上句乃言君见臣,下句臣朝见天子,此是唐明皇幸蜀时事。

 

尾联;此两句言甫流寓夔州,而惊岁之晚,【大意是,一别朝廷许多年,不觉惊叹自己已经十分衰老了】斯时玄宗又己幸蜀【斯时、就是“这时”的意思】,不复可在赋,而是宫之景象,特萝想中国诸官,几回点青琐朝觐,青琐乃省中门名,非蓬莱门。

翻译;

首联;日复一日,大明宫遥望着终南山,却望不到。那些深居的隐士,天露和玉屑,都已被他们吸光饮尽,

颔联;西王母自瑶池驾临,紫气弥漫,老子骑牛西去。

 

颈联;记得当年朝上,雉尾扇开合如同祥云移回,日光沐浴着圣殿,让我看清唐玄宗的容貌。

尾联;记得当年位列朝班,青琐门下意气风发,而现在,疾病无情地消磨着时光,岁月也是不由人我以艾年,,,,秋又已渐深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1此法首联起中间二联,中二联各相照应,颈联上句应颔联上句,颈联下句应颔联下句,句中二联相续,称之续腰,而尾联要应首联。

2起联言天子,神仙事,次联言神仙事,三联为腰,言天子事以续之,而后联惊秋自叹,心存魏关之情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六【首尾互换格】秋兴6作者;杜浦

瞿唐峡口曲江头,万里风烟接素秋。

花萼夹城通御气,芙蓉小苑入边愁。

朱帘绣柱围黄鹤,锦缆牙樯起白鸥。

回首可怜歌舞地,秦中自古帝王州。

首联:瞿唐峡,夔州地名,此两句言瞿唐,曲江相距万里当素秋之时风烟交接。

注;甫客夔州,而追思昔日同诸公游赏曲江等。惟秋日感伤。

 

颔联;花萼,楼名,夹城,城名,御气所通之处,今则唐明皇幸蜀,而芙蓉,小苑,皆吐蕃所陷,如之何不感伤。

 

颈联;此言曲江之景繁华如此,昔时有此繁华,而今则无。

 

尾联;上句追往昔时游赏曲江,故转首怜其歌舞之地,今为吐蕃所陷於此,它日必有中与之君,复立秦中,是春秋诛心之论。

诛心之论【解释】诛:惩罚。指不问罪行,只根据其用心以认定罪状。也指揭穿动机的评论。

翻译;

1谙练一种时空的分身术,瞿塘峡、曲江头,距离被心灵无限地缩短。

2十五年前我写《乐游园歌》,花萼楼、芙蓉园历历在目。安禄山的铁蹄已使一切烟消云散一泻千里。

3那时,黄鹄还在亭院内高飞,成群的白鸥被游人的舟楫惊起。

4而今,一切都消逝了,消逝了……没有任何留恋的事物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此法;

1首句上半句言夔州,下半句言京华也,次联兼完首句之意,而兴起后两联。至结联,语虽异,意则同,首应‘瞿塘‘秦中,曲江’又互换结也,此篇为第二句归题。

2右瞿塘、曲江二地、相去如千里,秋气淤风烟中自相,通,此两句作成一句,谓之十四字句。律诗以仄起为正体,平起为变体。此诗平起为变体,而两句串作一句,是谓变中之变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.【首尾相同格】

昆明池水汉时功,武帝旌旗在眼中。

织女机丝虚月夜,石鲸鳞甲动秋风。

波漂菰米沈云黑,露冷莲房坠粉红。

关塞极天惟鸟道,江湖满地一渔翁。

 

首联:此两句大意是言武帝欲令征昆明池,将习水战,以厉兵业,不使方外之军得入中国。

然汉去唐盖远,而旌旗犹在眼中者何也?以其织女机丝,石鲸鳞甲,尚余池之两旁,为之塘,犹可因其旧而新之,何如使物动秋风,虚夜月,?是甫深感伤唐之勿思。【是诗与韩公本意筑三城,辞不同而意略同。这段话不是讲义范畴之内】

 

颔联:此言池有织女机,遇夜月,仿佛若有声,,有石鲸遇风则吼。此一联承上二句而言,皆昔之实事。

 

颈联;此两句言二物,皆池中之物,大抵是感伤唐君臣不思汉之作昆明池者,良有以也,注;【要以有长久之计】而一旦使之湮塞,不修攻战之備以防祸患,故但见:菰米,莲房。

 

尾联:此两句是言当时唐朝而不思汉朝,而使彼荒废,故有此际。天之关塞独,有一鸟路之可通,而满地俱兵戈俾我若一渔翁而无所依归。是亦唐明皇与杨贵妃,杨国忠般乐怠傲至

翻译

1遥想汉武帝曾在昆明池上练习水兵,一面面战旗迎风击鼓。

2池中石刻的织女辜负了美好的夜色,只有那巨大的鲸鱼还会在雷雨天与秋风共舞。

3波浪中的菰米丛犹如黑云聚拢,莲子结蓬,红花坠陨。

4多想像飞鸟一般自由滑翔于秦中的天空,现实却困我在冷江上无言垂钓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此法;此法;同应也,首以昆明,结以江湖。中两联秉兴播起,秋气萧条,昆明之景不异江湖归题。

------

这首诗前人谓之首尾相同格,也没有搔到痒处。这首诗的章法是前四句写昆明池旧日练水军的盛状。

第五、六句写昔日汉武帝练水军的昆明池,今则逐渐淤塞,惟馀菰米、莲房这些水生植物一派狼藉。

前四句写昔日,五、六句写今事,

结尾二句关合自身,是说从蜀地到长安,关塞极天之高,惟飞鸟可渡,我只能作一渔翁,无所归依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.【单蹄格】

昆吾御宿自逶迤,紫阁峰阴入渼陂。

香稻啄馀鹦鹉粒,碧梧栖老凤凰枝。

佳人拾翠春相问,仙侣同舟晚更移。

彩笔昔曾干气象,白头吟望苦低垂。

首联;言二苑而后及于紫阁峰渼陂之事。昆吾,渼陂,皆池名。此言唐明皇与杨贵妃御宿.。昆吾自逶迤者何也?以其有景物之美,故下句及后两联皆发出其所以自曲折绵延逶迤wēi yí

 

颔联;此错综句法,上句言昆吾物象,下句言御宿物象,以兴比;喻臣食君禄,以喻杨贵妃与唐明皇之乐。

 

颈联;上句言唐玄宗春日御宿昆吾之时,而佳人采拾翠草,相间多寡【指彼此问候】,此与闘草事同,下句以喻贵妃与玄宗之乐。

 

尾联;上句言昔日曾携彩笔咏【渼陂行】览于前面所有之气象,今当秋日,则不过吟叹仰望,而苦头之低垂。

翻译;

1从长安到渼陂,途径昆吾和御宿,紫阁峰在终南山上闪耀。

2我想念一路的香稻和碧梧,在丰收的季节 吸引着鹦鹉与凤凰……等到3春天,曼妙的仕女们还会采摘花草相互赠送,伙伴们在暮晚时分仍要移棹出发,不愿归返。

4昔日,我可以凭借词语凿穿时代的黑井,痛饮山河甘洌,而今却只能在回忆中围拢水源,抚摸它岑寂的微光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此法;首联上句起下句,以一事或一物一地为主,颔联,颈联皆言首联下句之意,末联总结,亦因首联下句寓意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